精彩小说尽在鸽子小说!

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›重回平妻入门时,我扭头嫁权王小说免费阅读

>

重回平妻入门时,我扭头嫁权王小说免费阅读

易烟云 著

古代言情 瞿绾眉 赵君屹

很多朋友很喜欢《重回平妻入门时,我扭头嫁权王小说免费阅读》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,它其实是“易烟云”所创作的,内容真实不注水,情感真挚不虚伪,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,《重回平妻入门时,我扭头嫁权王小说免费阅读》内容概括:【重生虐渣 宅斗 男主夺臣妻 女子群像 真公主】瞿绾眉身为富商瞿家的独女,被圣上赐婚宣国公二公子宁彦。她入府为妻数年,谁知才短短三年,宁彦带有孕女子入府为平妻。他说:“瞿绾眉,你一个商贾之女,怎配得上我宣国公府,只有莺莺才是我的妻。”宁家人逼她成疯妇,夺她家财,断她双腿,将她关在后院百般折磨十年。这十年里平妻端来她乳母炖成的汤,丈夫递来她父亲的头颅,害她死无全尸。重回平妻入门时,她不愿再被宁家大宅所困,她要毁掉整个宣国公府,踏着他们的血离开这个魔窟。她设局灭妾,毁掉宁家。她豢养权臣,扶持女将。她当街休夫,更改律法。前世的仇,她一一奉还,今世她真凤还朝,高坐金殿,傲睨着那些曾经欺辱过她的人。——在这一世里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,就是救下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赵君屹。此人位高权重,一向视人如蝼蚁。但有一日,他亲自将她的夫君宁彦堵在了巷子里。宁彦惶恐:“王爷拦下臣有何事?”摄政王拿出女子腰间的环佩,只道了一句话:“宁二公子可听过西月楼里的一场名戏?”“什么戏?”宁彦问。摄政王转身答:“夺臣妻。”...

来源:cdlb   主角: 瞿绾眉赵君屹   更新: 2024-07-10 11:13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小说叫做《重回平妻入门时,我扭头嫁权王小说免费阅读》,是作者“易烟云”写的小说,主角是瞿绾眉赵君屹。本书精彩片段:小厮连忙走来给他们二人撑伞“二.......二爷.......我没事.......”章莺莺说着,轻笑地瞥了一眼地上痛苦挣扎的柳香,佯装腹痛捂着自己小腹,晕厥过去宁彦拦腰将她抱起,任由雨水打湿他昂贵的衣裳,行色匆匆朝屋里奔去柳香挣扎着抬头,见到宁彦抱着章莺莺进屋,又再一次吐出一口鲜血过往那个她一心一意对待的男人,不仅纵容其他女子毁她清白,还一脚踹伤她五脏六腑她仿佛天塌了一般,痛心无力瞿绾...

第5章

婆子指向她身后的门“章二小姐若是守不住规矩,现在就离开宁府。

章莺莺回头看向宁家大门,良久后紧握着的拳头明显一松,轻颤的双肩缓缓垂下,她合上眼睛长吸一口气“好,既是宁家规矩,那我自当遵守。

“那好,二小姐可要受住了!另外一位婆子拿起柳条儿朝她抽去。

柳条儿细长,打在身上不痛,却极其羞辱。

婆子每抽一下,都会高喝一声,犹如村头对通奸女子行刑。

啪 !

“章家次女以五十两贱资入府,从今日起为宁府之妾!

啪 !

“入府后,需侍奉主子,敬待正室,每日晨起问醒,侍奉叩拜。

啪!

“需开枝散叶,为宁家生下男胎。

“若有违此训,一律赶出宁府!

啪!

柳条打在身上,章莺莺白皙的小脸儿满是委屈,她将长长的指甲嵌进肉里,过往楚楚可怜的双眸中满是气恨。

谋划多年,到头来还是妾。

她不仅恨着瞿绾眉,连带着宁府也一同恨上。

瞿绾眉见着差不多,让婆子将她带进前堂。

宁老夫人和周氏见到章莺莺的模样,纷纷诧异不已。

还以为是个多大的美人儿,原来只不过是个一身白衣,头发凌乱的小妇人。

宁老夫人当即不悦“虽是纳妾,但也是喜事,一身白衣成何体统!我宁家,现在还不发丧!

瞿绾眉和声道“老祖宗,我已给章氏送过衣裳。

是啊,舞姬的衣裳,露着肚脐和臂弯。

章莺莺有苦难言,向自己那位远房表姨母投出求救的目光。

周氏昨日已得罪瞿绾眉,今日更加不敢在当她的面护着章莺莺“白衣确实不妥,快些敬茶,早些去后院。

章莺莺委屈得唇齿轻颤,斜睇了一眼瞿绾眉,端过一旁婆子递来的茶,给她们敬茶。

她弯着腰先敬给宁老夫人“老祖宗,请喝茶。

宁老夫人正要接到手中。

瞿绾眉突然冷言轻斥“跪下!

众人皆被震住。

连宁老夫人都被她突然的呵斥声,弄得不知所措。

瞿绾眉缓缓道“府中规矩,妾室敬茶得行跪拜之礼,老祖宗,我们可不能坏了规矩。

宁老夫人一听,恍然大悟“对,跪下,跪下。

章莺莺紧握着茶盏,脸色变得更加难看。

瞿绾眉侧眸看着她,只等她前来跪拜。

前世章莺莺是如何口口声声骂她贱婢,今世就如何在她跟前卑躬屈膝居于人下。

章莺莺给宁老夫人和周氏钱氏奉完茶后,端着茶盏来到瞿绾眉跟前,犹豫半晌后,扑通一声双膝跪地“二少奶奶请喝茶。

这一跪原本还指望做主母的小妇人一身傲气尽失。

章莺莺满心不甘心,眼眸子转了转,娇弱地抬了抬手,试图借着装晕的机会将手中热茶泼向瞿绾眉。

瞿绾眉也不急,她依旧端坐在椅上,面色沉静地看着她。

眼看章莺莺杯子里的茶水就要洒出,一道小小身影突然从府外冲来,猛地朝章莺莺一脚踹去。

哐当一声响,茶杯掉落,溅起几片碎块。

章莺莺吃痛地倒在地上,捂着肚子痛呼出声“我的肚子!

众人大惊,纷纷站起身,整个厅堂变得鸦雀无声。

那小小的人儿穿着一身青衣,低着头,死死瞪着章莺莺,将瞿绾眉护在身后。

他叫宁江元。

是宁公爷最小的儿子,现在也才八九岁,自小得了疯病。

是瞿绾眉一直在用心照顾他,还请了师傅教他武艺。

虽是庶出,但姨母是长公主身边的女使,再加上自小有疯病,没人敢招惹他。

他要是疯起来,别说是一脚,就算是要她命也做得出来。

宁老夫人怒气冲冲“哪个糟心的婆子将他给放出来了!快把他带下去,请大夫来!

章莺莺毕竟身怀有孕,这一脚踹得不轻,忍痛看向瞿绾眉,怒喊道“是你,一定是你!

周氏连忙来呵斥她“胡说八道,这位是我们宁府的六少爷,他脑子糊涂,你别跟他计较!

疯子打人,就连宁老夫人也毫无办法。

章莺莺这回只能吃个哑巴亏,痛得冷汗直流,寻不到借口朝瞿绾眉发难。

随着大夫前来,大家伙儿纷纷散开,章莺莺被搀扶到后院。

宁江元这个小孩儿,笑盈盈来到瞿绾眉跟前“嫂嫂,嫂嫂,方才她可有欺负你?

瞿绾眉目光柔和,笑着看向他,摇了摇头。

她刚进府时宁江元才五六岁,是个圆鼓鼓的小娃娃。

他是府里极少待她好的人,她把他当亲弟弟养着。

上一世,摄政王去世,长公主失势,连带着这位庶弟也一落千丈,没过多久被周氏烧死在鸡笼里。

瞿绾眉再见到他,鼻子一酸,心中满是欢喜。

宁江元歪着小脑袋,傻乎乎道“嫂嫂,今个赶巧,走,去瞧瞧我抓的鸟儿!

瞿绾眉从怀里拿出两颗糖放在他手心“乖,今日嫂嫂还有事,明日再陪你去看鸟儿。

宁江元垂下刚才还兴致满满的小脸儿,遮住满眼的失落,乖巧地握住糖,点了点头。

瞿绾眉随即起身,一同跟着众人来到章氏的院子。

她身为正室,唤来女使铺床褥,唤来最有名的大夫看诊,关心问候,一言一行皆是主母典范。

旁人寻不着她的错。

章莺莺的伤比众人想象中的要重,宁江元的脚法很准,踹断她一根肋骨,但好在胎儿无碍。

宁老夫人和周氏见着孩子无事,并未大做文章,只叮嘱章莺莺好好养伤,其他的一概就此作罢。

一直躲在自个房里未出面的宁彦,在知晓章莺莺受伤之后,一气之下疾步闯进瞿绾眉的小院。

院内梨花盛开,朵朵花瓣如雪飞絮,飘到瞿绾眉的肩头,落在她的手心。

宁彦闯进梨花树丛,一身耀着金丝的青衣沾着不少梨花,携带着丝丝怒气,惊得园中鸟儿四处乱窜。

他来不及抖落那些惊扰他的花瓣,大步走来朝她冷声质问“是你命人剪掉她的头发,是你故意放江元出来伤她?

这是他这数年来头一次进她的小院。

冰冷的语气让小小庭院如置寒冬。

宁彦从小养尊处优,皮肤雪白,犹如这满院的白梨,在旁人眼中他才华出众,貌若潘安。

瞿绾眉微抬头看向他,正对着那双清澈如瑰玉的眸。

夫妻数年,她也曾因为他这双眼睛,动过凡心。

少年郎,谁见着不为之痴狂?

如今,过去的怦然心动早已变成翻江倒海的恶心。

宁彦就是个徒有其表的花架子。

面如谪仙,心如蛇蝎。

当初,他为迎娶章莺莺,与她撕破脸,对她极尽羞辱“瞿绾眉,你一个商贾之女,身份卑贱,哪配做我们宁家的主母!我们宁家的主母只能是莺儿,你呢?只配做我的洗脚婢!

大婚前所有的好都是假的,和初相识时唤她眉儿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
后来,她被宁家人以疯病关在柴房数年,他不顾她的苦苦哀求,让府中下人对她上下其手。

当他封做宰相的后,立马屠杀瞿家,将她父亲的头颅递给她,看她撕心裂肺地哭喊,看她痛不欲生。

直到现在瞿绾眉还记得他当时冷漠嘲讽的眼神,恨不得现在就将他千刀万剐。

瞿绾眉没有与他多言,直接拿出一张早就草拟好的文书递给他。

宁彦接在手中低头看去“这是什么?

“和离书。瞿绾眉面无表情地吐出这两个字,心底对他只有恨。

《重回平妻入门时,我扭头嫁权王小说免费阅读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