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鸽子小说!

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›江暾白

>

江暾白

江暾 著

江暾 现代言情 白于鹄

江暾白于鹄是《江暾白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江暾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《于鹄江暾白免费》是作者江暾白的经典作品之一,人物形象幸满、真实,富于生活气息。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,精彩情节如下:...《于鹄江暾白小说免费》第13章免费试读于鹄江暾白小说免费_第13章他倒是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江暾白于鹄   更新: 2024-07-02 11:29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主角是江暾白于鹄的现代言情《江暾白》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,作者“江暾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说起这事,他倒是想起了其他的细节:“忘了告诉你们,这件事跟我们三大家都有关系。那天老头子说漏嘴,这件事好像还有你们两家老头掺和在里面。”“什么!”两杯酒被同时放在桌上,他们互相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诧异,接着转头看向江暾,寻求这件事的真假。“真的,这件事估计你们家老头子也掺和进来了...

《于鹄江暾白小说免费》 第15章

推荐精彩《于鹄江暾白免费》本文结构清晰严整,不由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,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…《于鹄江暾白小说免费》免费试读于鹄江暾白小说免费_江暾一直都觉得白于鹄对他的态度很奇怪,第一面给人的感觉是疏离拘谨,可回到别墅后,他在厨房望向躺在沙发的白于鹄时,居然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爱恋。
二十五岁的人了,却依旧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不懂掩饰自己的情绪,一眼就能看出眼中满是崇拜和欢喜。
他不知道是白于鹄太会演了,还是本性就是如此。
几次他配合着对方,却总是会陷入对方提前织好的情网里,忍不住沉溺其中。
江暾不想承认自己做戏的时候,竟然将自己代入了进去。
裴染笑了笑,“这个人倒是有点意思。
老江你陪着他接着演下去又怎么样,看看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,到底是想要什么。
说不定坚持到最后,你就能得出答案了,裴染语调懒散,看着杯中的酒杯,“他一个没有背景的平民也掀不出什么水花,你喜欢到时候就留下来,不喜欢的话到时候找个借口离婚就好了。
看着江暾,裴染嗤笑道“你家那两个老头子也是糊涂,为了这么一个人动用这么大的关系,他们篡改基因系统匹配度这件事,就够参他们一本了。
裴染话里说得简单,可江暾直觉告诉他,这件事不会那么单纯。
说起这事,他倒是想起了其他的细节“忘了告诉你们,这件事跟我们三大家都有关系。
那天老头子说漏嘴,这件事好像还有你们两家老头掺和在里面。
“什么!两杯酒被同时放在桌上,他们互相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诧异,接着转头看向江暾,寻求这件事的真假。
“真的,这件事估计你们家老头子也掺和进来了。
我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是达成了什么共识,居然做出这么荒唐的行为。
江暾摇头,忍不住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“真是老糊涂了。
裴染和曲之东双双瘫坐在沙发上,这件事被查出来,他们三家都得完。
真是老糊涂了。
显然,江暾也在思虑这个问题。
他们老头留下了一个大麻烦,哪怕他们彻底掌握手上的权势,也得要先把这件事给处理干净了。
经过江暾这么一说,裴染和曲之东也不把江暾这个事当做是一个简单的调查,虽然他们老子真的老了,但老糊涂还说不上。
三家一致做出这样的行为,看来白于鹄这个人身上真是藏了很多东西。
“将能查到的白家消息再说一遍给我听听,总能找出点什么。
江暾说。
裴染和曲之东将酒杯推到一边,裴染看向曲之东,接着曲之东就开口。
“从头开始跟你们再说一遍。
白父白母祖上都是京都人,白家之前一直住在苏州,做小本生意,后来生意做大后,就回到了京都。
九年前带着白于鹄回到京都,白于鹄开学考凭着优异的成绩在京都附中初高部读书。
其间大大小小的奖项数不胜数,后来更是直接被帝国大学录取,接着就是你们知道的那样,这个逆天的人,这个人双学位毕业就算了,他提前两年从帝国大学毕业。
裴染没有仔细听白于鹄的消息,他的心里之前只有一个概念就是这个人挺优秀的,现在从曲之东口中说出来的白于鹄,简直就是人神共愤的程度。
他看着一旁饮酒思索的江暾,咽了咽口水“WC,老江,你媳妇智商这么高,我们三个玩得过他吗?江暾白了裴染一眼,不想跟这个人多说。
裴染又瘫回了沙发上,仰头看到明亮的灯,“双学位,提前毕业。
这得有多么逆天啊,怪不得你家那俩老头会瞧上他。
曲之东与他动作一致,接着裴染的话,喃喃,“要是有条件,我家老头也想给我找个这么优秀的结婚对象。
家境清白,在右支工作,智商高。
虽然无权势,但是人家聪明啊,基因好。
要是是个女beta多好啊。
裴染听到曲之东的话,忍不住吐槽“得了吧,给你?屎盆子镶金。
“裴染,你怎么说话的呢,说谁是屎盆子呢!曲之东恼怒,他虽然是算不上精明,但智商还是不低的吧。
两人仰头互相呛嘴,坐在他们中间的江暾神色愈加暗沉。
刚刚脑中出现一闪而过的苗头,此时却是怎么样都抓不住了。
江暾不免冷声道“安静点,我想事。
话一出,裴染和曲之东还真的不出声了。
维持着刚刚的动作,直到脖子酸软才回过身,结果就听到江暾出声说了一句“不对。
裴染凑过去问“哪里不对了。
曲之东闻声也凑了过来,两个人坐在江暾身边,像极了左右护法。
“让我想想。
他将拿着的酒杯放进嘴里,却发现杯中的酒不知何时已经被他喝完了。
江暾反应过来后,只是双手紧握酒杯,脑子在飞速地转动。
帝国大学,生意,京都,双学位,苏州……苏州!对,苏州!“白于鹄跟我说过,他小时候在西南山区待过。
白父白母是在京都生活,后来一起到了苏州打拼,怎么可能在西南山区待过。
调查到的信息有误,之东,你派人再去查查白于鹄小时候在苏州的事。
江暾说得急。
裴染花了一些时间来消化江暾话里的信息,“老江,不是我打击你。
万一白父白母是将白于鹄寄养在西南山区的亲戚家或者朋友家呢,在西南山区待过,不代表他是在西南山区长大的。
这其间有很多种解释,他顿了顿,语调暗哑,“你又怎么知道,这个消息不是白于鹄故意透露给你的。
他这么高智商的人,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?裴染的话,让江暾走失的理智短暂回归。
曲之东看着两个人沉默,无声叹了一口气。
心思太深也不是什么好事啊,看这两位将事情解释成这个复杂的样子。
像曲之东这种一根筋的人是很难理解和共情的。
入套就入套了呗,有什么大不了的,谁能保证自己一直是常胜将军啊。
“那就看看,他想让我们知道什么。
江暾沉声。
曲之东看着自己好友,作为三人之中最没心眼的那个人,他拍拍胸脯“行,这件事交到我身上。
一个白于鹄罢了,能掀出什么大风大浪。
驾驶接近两个小时的疲劳感,在此时席卷江暾全身,他扯了扯自己脖上的领结透口气。
裴染安慰道“老江tຊ别忧心了。
没有人可以一直算准,江叔叔和越叔叔也是。
这次是一个完全摆脱他们控制的机会。
“我只是有些累。
江暾想起前几天听到的消息,“你家老头在给你挑选alpha了。
裴家这件事已经流出来了一些风声,想到裴染的身份,江暾提醒“别忘了你的身份,到时候被你家老头和你那个七弟知道了,你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裴染是裴老的三房太太生的孩子,老大老二分别是大房和二房生的。
老大是alpha,老二也很有望是个alpha,他的二哥就因为意外去世了。
裴家这一代只有老大一个alpha,剩下的都是Omega和Beta。
裴染生下来长得极其好看,他母亲也对外声称裴染有80%会是一个Omega。
当裴染分化成为一个alpha时,他母亲就将这个消息隐瞒了下来,对外宣称他是一个男O。
后来裴老大还会时不时来打探,见他没有任何异常便也放下了心。
而老大却被老七斗下来了,腺体被毁,沦为废人。
Omega这个身份让裴染一直安全至今,这期间他见到了太多家族的alpha倒在他的面前。
Alpha强大稀有,当多个alpha诞生在一个家族当中,那么实行的就是动物世界优胜劣汰的准则。
他母亲身后没有势力,没办法保住他这个对王位具有极大威胁的因素。
想到自己家族,裴染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“放心,这几天,我发现了找到了一个和我有一模一样身世的好玩具。
江暾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“你心里有数就好,不要玩得太过火。
裴染点头,也不知有没有将江暾的话听进去。
这个人一直如此,有自己的想法,旁人的话很难听得进。
江暾他们这帮兄弟对裴染也是点到为止,其他多余的话不用他们说,裴染自己也知道。
“对了,告知你一件事。
裴染和曲之东对视一笑,“秦家大小姐马上回来了。
你是怎么想的。
这话一出,包厢里寂静无声。
都在等着江暾的态度,若秦小姐是不一个beta,他们现在的嫂子可不一定是白于鹄。
这一直都是江暾的心病,或者说是禁忌。
这件事一直拖到现在,裴染他们才敢跟江暾说,探一探口风如何。
“嗯。
我知道。
就这个反应?这话语说了还不如不说呢,什么都没有说清,干让人着急。
曲之东看着江暾小心翼翼“你就不打算做些什么,或者说些什么?江暾看着他不解“那你说我应该做些什么,来一场再续前缘?这话曲之东不知该怎么接下来,一口气在胸腔不上不下。
江暾的话里多少带了一些呛人的成分在,见曲之东不语,他心中的烦闷感才消减一些。
话放出去,才觉察到自己方才情绪不是很好。
“刚刚是我言重了,之东你别放在心上。
曲之东也是个好哄的,江暾这样一说,他立刻就笑呵呵了起来,说自己没在意。
江暾看着他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这段时间一直在忧心白于鹄的身份,以至于江暾没能分出过多心思再来关于秦家的事,以及这个从未在一起就被掐灭苗头火花的秦玥。
原因嘛还能简单,秦家看不起他们家,他们家那两个老头也不喜欢秦玥,于是就这样掰了。
“秦家的当家人可成了秦朗。
秦朗也就是秦玥的亲生哥哥,裴染怀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,“说不定把这次你们俩在坚持坚持,你就能抱得美人归了。
江暾不满地瞟他一眼,装作没听见这句话。
他们之间的互动落入曲之东眼中,让曲之东眼睛一跳,忙抹稀泥“裴染,你别开这种玩笑。
老江可是有家室的人,让他家里那个高智商媳妇知道了,不得扒你一层皮。
这话让面前两个人都笑了,一个是不信白于鹄会有这样的本事,一个则是没想到白于鹄会被形容成如此可怕的人。
也不知道文文弱弱的白于鹄知道曲之东这样形容他会作何感想。
他那性格想必是骂不来人的,估计只会无奈地叹气吧。
裴染看到江暾的笑,心中的猜想似乎得到了验证“老江,白于鹄这个人你倒是打算怎么处置。
我看你现在倒是挺乐在其中的,今天还去给人送衣服吃饭。
你不会动心了吧。
江暾嘴角的笑意因为他的话淡了下来,冷静声线回答裴染“若他并没有存着其他的心思,那么我会好好待他。
曲之东的耳朵瞬间就竖起来了,他给裴染使眼色,让他继续问下去。
裴染却将其推了回来,让那个曲之东问。
“老江,你的这个好好待他,是什么意思。
曲之东发问。
江暾目光在他们俩之间徘徊,而后收回“字面意思。
“不是吧,老江,你真打算跟这个白于鹄好好过日子啊。
裴染没发话,曲之东就先忍不住了。
果不其然,两人没配合好,裴染有些不满,江暾因为他的话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裴染瞪了曲之东一眼,曲之东讪讪一笑。
“老江看在这几天,你跟嫂子磨合地不错啊,竟然让你直接动了这个心思。
裴染缓缓说。
江暾看着他们,眼里闪着看不懂的光“找一个人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不好吗?而且这个人他还不讨厌,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。
这……曲之东和裴染再次对望,都看到了对方眼里带着惊诧和无语。
“江哥,那你现在将他当什么?曲之东问,“爱人?可是你喜欢他吗。
裴染带着与曲之东一样的问题。
在两个人的注视下,江暾摇头“找一个好的形容词,是一个我算不上讨厌的工具。
家里的两个老头喜欢他,借助他,这次应该可以逃脱两个老头的掌控。
听江暾说得认真且严肃,曲之东和裴染却同时放下心来。
对嘛,这才是他们认识的江暾。

《江暾白》资讯列表: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