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鸽子小说!

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›她只想逃离

>

她只想逃离

谢其昭 著

现代言情 谢其昭 金海英

现代言情《她只想逃离》是作者“谢其昭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谢其昭金海英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,主要讲述的是:他没接,手一滑。“砰!”二十个糖饼摔在地上,陶瓷破碎在泥地里。“奶奶,棉槿把盘子碰碎了。没关系,我们就吃地上的吧。”...《发现恶魔是网恋对象后,她只想逃离》第4章免费试读最后一节课是下午五点半。仁川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谢其昭金海英   更新: 2024-05-19 11:34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现代言情《她只想逃离》,讲述主角谢其昭金海英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谢其昭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账号一个视频都没有发布。苏绵绵退出画布APP,点开微聊。秦淮的头像黯淡,最近一次回消息还是在十天前。学校里,自那次暴雨后,谢与淮就再没来上课了...

《发现恶魔是网恋对象后,她只想逃离》 第23章

在民众声势浩大的讨伐下,金海英三人被判了十个月监禁,参与的男生成年的被判了一年,未成年的无罪释放。
这样轻拿轻放的惩罚,激起了所有人的愤怒。
…《发现恶魔是网恋对象后,她只想逃离》免费试读在民众声势浩大的讨伐下,金海英三人被判了十个月监禁,参与的男生成年的被判了一年,未成年的无罪释放。
这样轻拿轻放的惩罚,激起了所有人的愤怒。
根据H国《刑法》,强奸罪会被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,有自首情节、诚恳认罪,是减轻处罚的重要情节。
如果取得受害人的谅解,可以缓刑处理。
饶是民众再大的怒气,此事还是就此揭过。
从头到尾,谢与淮三个字都没有出现在任何平台上。
通过此事,苏绵绵在以分享生活视频的公共平台——画布上已经涨粉两百万。
她被封禁了五百年的账号,由总统李在敏亲自发话,解除了封禁。
账号一个视频都没有发布。
苏绵绵退出画布APP,点开微聊。
秦淮的头像黯淡,最近一次回消息还是在十天前。
学校里,自那次暴雨后,谢与淮就再没来上课了。
听许秀清说,谢远道高一筹,现在是谢氏集团的代理董事长。
谢与淮被谢远折磨的半死不活,最后被外公秦庾给救了。
许秀清还说,谢与淮的外公秦庾很神秘,明明只是个普通人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能量把谢与淮从谢家救出来。
苏绵绵没什么感觉,只觉得恶有恶报。
天雾蒙蒙一片,冬日的仁川,天亮的越来越晚。
今天周日,她穿着厚实的棉服,打车去了仁荷大医院。
顺着之前瞥到的信息,苏绵绵径直走上五楼尽头处的VIP病房。
她停在病房外,透过玻璃窗往里看。
病床上,男孩儿虚弱地躺在病床上。
精致的妇人没了从前的神采,头发乱糟糟的,眼睛红肿一片。
“涛儿,你明明是从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,为什么妈妈和你就是匹配不上呢?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残忍,生生的把你从我们身边剥离?妈妈没有你,以后该怎么活啊。
眼泪一颗一颗往下落。
男孩儿抬起瘦的只剩下骨头的手,缓缓抚向女人的脸。
“妈妈,不哭。
我离开了,也会化为守护灵守护在妈妈身边的。
妈妈一定要记得给我送很多很多的巧克力给我。
才十来岁的孩子,手背上遍布针眼,有些地方甚至被打的淤血红紫。
“好,妈妈给你送好多好多的巧克力。
女人哭得不能自已,近乎哽咽。
男孩儿牵着母亲的手,故作坚强的笑着“妈妈我好饿,妈妈给我买早饭好不好。
苏绵绵回避到走廊尽头,佯装看窗外的风景。
病房里的女人匆匆离开。
苏绵绵走进病房。
男孩儿现在以化疗杀灭白血病细胞,解除白血病细胞浸润引起的症状为主。
但显而易见的,病情好像快要控制不住了。
“姐姐,你是来看我的吗?干净的眼睛清澈见底,像是林间的一汪清泉,生生不息,给人以生的希望。
苏绵绵从荷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,放在男孩儿枕边。
“谢谢姐姐,姐姐,我叫陈涛。
男孩儿拿起巧克力,与她相似的眼眸里,泛着显而易见的喜悦。
看得出来,他的父母很爱他。
他怀里的百家被,不需要很多很多钱,但一定需要很多很多的爱。
苏绵绵温柔的笑笑,又走了。
“姐姐,我知道你是我姐姐。
这是我给姐姐准备的礼物。
苏绵绵停在门口,转身,看到小小的手从枕头下翻找出了一个华美的红盒子。
男孩儿费劲地掰开红盒子,盒子里放着一个金灿灿的长命锁。
很大,很亮。
苏绵绵僵住。
“希望姐姐长命百岁,天天开心。
男孩儿捧着红盒子,像是捧着全世界最珍贵的珍宝。
苏绵绵忽然很想哭。
王杏然这么糟糕的人,怎么会有这么善良又美好的儿子?她眼睛泛红“这个礼物太贵重了,我不要。
攒了很久的零花钱给姐姐买的,本来是送给姐姐做二十一岁的生日礼物的。
但我等不到那天了,就提前送给姐姐。
等我生日那天,姐姐送我一束花好不好?苏绵绵没忍心拒绝一个天使的爱。
“好。
她将长命锁放回荷包,离开病房去找护士做了骨髓配型。
结果出来的很快,高分辨配型匹配成功,苏绵绵可以为陈涛捐献骨髓。
捐献骨髓,其实捐献的是骨髓造血干细胞。
对身体危害较小,骨髓有很强的再生能力,而捐献的骨髓,所占全部骨髓的比重也并不高,捐献完骨髓之后,大约10天,人体即可将损失的造血干细胞补回。
捐献者需要进行体检,苏绵绵因为体重只有八十斤,被护士要求增重到一百斤后再来捐献。
由于陈涛病情恶化迅速,苏绵绵约定最迟在一月十五号完成增重。
她跟着护士回到病房门口,王杏然已经回来了。
苏绵绵停在门口,没有进去。
护士报告了喜讯,王杏然喜极而泣,抱着病床上的儿子哭得泣不成声。
“我们家涛儿有救了,我们家涛儿有救了!女人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,怀里的男孩儿视线却定格在门外。
苏绵绵躲在门后阴暗的角落。
她像是一个偷窥别人幸福的人,只能在寸草不生的荒原流浪。
“妈妈,捐献骨髓会痛吗?会的,所以我们要感谢捐献者,是捐献者给了你一条命。
以后涛儿也要做一个像这样善良的人,知道吗?妈妈,其实我知道……苏绵绵凑到玻璃窗前,食指笔在唇瓣前。
陈涛转移话题“我会的,我以后也会成为这样善良的人。
苏绵绵倚靠在冰凉的瓷砖上,听着病房里的欢声笑语。
她双手冰冷,放在荷包里,摸到了硬邦邦的盒子。
离开医院时,秦淮发来了消息。
糖糖,最近我有点忙。
消失了这么多天,你会不会讨厌我?不会。
你忙你的,没事的。
十一月月考我考了第一名。
谢与淮浑身都是伤,血淋淋地倒在出租屋的木板床上。
十一月月考其实是因为苏绵绵没有参加,所以被他拿到了第一。
好厉害!以后我们可以去同一个大学,一起享受大学生活。
少年眼里含着笑。
他的小姑娘正在规划他们的未来。
好。
还有不到半个月我们就可以见面啦。
你会来吗?当然。
谢与淮打字的手都在发抖。
他被谢远吊在地下室对着谢晟的遗照暴打了一整夜。
谢远的人到处都在找他,可他还是想去见她。
“与淮,你怎么会被谢远给算计了?秦庾从床头翻找出药箱子,递给木板床上的少年。
谢与淮将手机翻面,眸色微暗“老爷子重病,遗嘱不知道被谢远弄到哪里去了。
律师呢?当初那老头立遗嘱的时候,肯定是请了律师来做公证的啊。
怎么会,怎么会就这么轻易地被谢远给拿捏了?我也不知道。
秦庾恨铁不成钢“与淮,你小时候那么聪明,怎么现在越活越回去了?你忘记你外婆是怎么死的了么?你就甘心被谢远欺压至此?你就甘心把整个谢家产业拱手让给他谢远吗?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谢与淮蜷缩成一团,捂着脸做哭泣状。
他声音哽咽,瘦弱的像是暴雨中被狂风压倒的小草。
秦庾气急。
他耐住性子,再次询问“你就一点办法,一点后手也没有留吗?谢与淮透过指缝打量。
他脊背微颤,声音愈发无措“外公,我该怎么办啊。
谢远会不会真的杀了我?秦庾将少年抱入怀中,轻拍着他的背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
有外公在呢,外公在这里的。
#没有了霸凌者们的校园生活仿若被按下了加速键。
苏绵绵每天过得很充实。
班上的其他同学看她的眼神里都带着怜爱,许秀清每天在她耳畔絮絮叨叨,从早上唠到晚上放学。
苏曼的铺子因为霸凌事件被挖出来后,吸引了大批的网红来打卡。
她的事情再一次上了热搜。
每天天不亮时,家门口就已经排成了长队,临近晚上十一点才能收摊。
为了增重,苏绵绵会特意在晚上十点半再吃一餐。
苏曼没有怀疑,只以为是临近考研,需要多补充些营养。
十二月二十号那天是大四上学期最后一场考试。
谢与淮依旧没来学校。
苏绵绵松了口气,觉得乌云密布的天,都明媚了许多。
十二月二十二号的前一天晚上,秦淮给她发了好多好多消息。
怎么办,糖糖我好紧张。
你会不会嫌弃我丑?我们说好了的,永远不离开。
你要是嫌弃我丑,我可以去整容。
苏绵绵笑的肚子痛。
怎么会有男生这么可爱?不会嫌弃的。
我感觉我今晚睡不着了。
不行,必须得睡。
好好好,那我硬睡。
圆月高挂,谢与淮感受到了少女满满的爱。
为了躲避谢远,两人约定在远郊的一家咖啡馆见面。
谢与淮紧张的一整夜没睡。
他手心全是汗,用逃亡带出来的一点钱买了一件便宜的衬衫。
剩下的钱,他要用来请糖糖喝咖啡馆。
他仔仔细细地规划着每一笔钱的用途,没有给自己留下分毫。
太阳升起,金灿灿的阳光洒满每一个角落。
苏绵绵打车来到约定地点。
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。
乌黑的长发编成了两个蓬松的麻花辫,额前细碎的头发迎风飘,脖颈处围了一个粉色的围巾,一身淡粉色的棉服。
在万物萧条的季节,这抹亮丽的粉色,像是冬日里最娇艳的花朵。
苏绵绵拿着手机,远远地在咖啡馆望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她顿住,拿出手机询问。
你来了么?我们要不然换个地方吧?已经到了,你想去哪儿?我哪里都可以。
苏绵绵盯着消息,抿唇。
你在里面还是在外面啊。
我就在门口站着。
苏绵绵站在茂密的灌木丛后,不确定地再一次抬头看向咖啡馆的方向。
招牌,的的确确是秦淮给的标准性招牌。
门口,却只站着谢与淮一个人。
苏绵绵笑容收敛,指尖发颤。
手机里的消息源源不断发来。
糖糖,你来了吗?我穿着白衬衫,黑发。
糖糖,对不起,忘了告诉你了,秦淮是跟我外公的姓取的名字。
我真实名字叫谢与淮。
……再多的消息,苏绵绵已经看不下去了。
“砰!手机从手中滑落,掉落在了地上。
她再一次望向咖啡馆的方向。
少年白衬衫,黑发,侧颜精致,沐浴在阳光下,像是校园时代被所有人向往成绩优异、性格温柔的学神。
脑海里不同的回忆纠葛。
是每一个午夜,情绪破碎时彼此唯一的陪伴。
是每一次折磨,堕入深渊时永远都在的温暖。
她记得秦淮每一次对她温柔的轻哄。
无论情绪有多么崩溃,他永远都会守在那里,告诉她,无论这个世界有多么糟糕,他永远永远只会认为她是对的。
即使全世界背叛她,他也只会站在她那一边。
在那段最糟糕的岁月,秦淮,是她深渊里唯一的一抹月光。
可很快,美好的回忆被冲散。
无数恐怖的记忆被填满。
白眼、辱骂、殴打、孤立、折磨、轮奸……无数次被忽略的细节,此刻疯了似的屠戮她的大脑。
谢与淮,秦淮,原来根本就是一个人。
难怪,难怪谢与淮无缘无故的染发,难怪谢与淮穿上了校服,难怪谢与淮找她补习功课,难怪谢与淮再也没打过架,难怪谢与淮想杀了她,难怪谢与淮消失的时候,秦淮也会消失,原来秦淮就是谢与淮…….苏绵绵忽然觉得好冷。
她拢紧衣袖,将围巾又多围了一圈。
可仁川的冬天真的太冷了。
冷的眼泪掉落就结成冰晶,寒彻心骨。
她再次抬头望向谢与淮。
少年似乎很着急,捧着手机不停地在打字。
苏绵绵绝望地闭上双眼。
秦淮对她说话,永远都是温柔又宠溺。
而谢与淮,只会用最恶毒的言语来讥讽她。
在她被他一个又一个兄弟给欺辱时,她望见了谢与淮眼里的嘲讽与冷漠,看见了手机里秦淮无微不至的关切。
一滴泪水滑落。
所有的爱意全部消散,顷刻间,只剩下汹涌的恨意。
没有谢与淮,就没有人包庇金海英三人,她也不会这么凄惨。
没有深渊,何来需要拯救?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